201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美夫悍妻:收个妖孽养包子 > 正文 第205章:阿吉离去
    ,

    “行,你以后找一百个,我都不管你,可你现在,先将这药喝了,好吗?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秦无双在夜无尘的床榻边坐下,搅了搅药碗里的苦药,感觉没有那么烫手了,勺了一勺递到夜无尘的嘴边。

    夜无尘原本以为,他说话这么难听,秦无双肯定要气走,却不想,人家非但没气,还建议他去找一百个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夜无尘竟也有些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都说秀才怕兵,痞子怕无赖,他就是后者。

    一把抢过秦无双手里的药碗,夜无尘干脆一口闷了,喝完之后,才后知后觉的苦不堪言,连忙张大嘴,不停的扇着舌头,四下寻找能解苦的东西。

    秦无双见他这模样,不禁好笑,从袖口掏出一包早已准备好的甜枣,塞了一颗到夜无尘的嘴里。

    夜无尘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似的,拼命的嚼着,待情绪缓过来,他这才看向秦无双。

    “知道自己的位置就好,你若是不管我,我也懒得管你!”挑眉,嘴里却仍旧不饶人。

    其实昨晚他说了那些话,夜里也是极为后悔的,可自己的身体自己却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虽说还没有征兆,但夜无尘是医者,知道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他之前跟楚芸蕙说的那些话,还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其实,那母蛊一旦被人喂养,那么,必定会在人的体内留下子蛊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会失了常性,再之后,被子蛊噬心而亡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管你就是了,我呆在驿站里也闷得慌,你就全当陪我解闷,可好?”顺着夜无尘的话,秦无双干脆装作有求于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夜无尘原本就有些动摇,听她这么说,便装作勉强的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,静谧如水,天上的繁星如同画卷一般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阿吉静静的坐在窗前,看着那满天的星,他想起在草原上的那个夜晚,楚芸蕙让他唱歌,他自小便五音不全,吼着嗓子唱了几句,已是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草原的男人和女人皆哄笑了起来,可他却不管不顾,只要楚芸蕙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想过,什么戎族族长,一族之首?什么自由放荡,全都可以放下,为了她,即使被折了翼,关入囚笼,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可是,他想的终究还是太过简单了。

    想起苏醒过来,自己的族人所说的那一番话,阿吉只觉得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他重重的闭上双眼,逼迫自己暂时将这一切都忘记,可是……越是这样,他的心里就越是煎熬。

    嘎吱……一声,门被推开的声音,阿吉的耳力向来极好,他的身体一僵,下意识的调整了自己的情绪,面上恢复了无波无澜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睡?”

    是楚芸蕙,她亲自端了些糕点进来。

    自打那日阿吉醒来,他便再没说过一句话,就像是哑了一样,除此之外,他更像个木偶,分不清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便是面对她时,他都没有一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很好看!”破天荒的,阿吉今日开了口,他的目光望向九天之外,用戎语,缓慢且温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芸蕙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,便见今日的夜空,确实很美。

    她在他身边坐下,与他并肩,没有半丝的防备之意,亦笑道:“确实很美,但我觉得草原的夜空或许会更美!”

    她以为他是思乡了,阿吉的身体恢复的不错,她打算让人将他送回戎族。

    毕竟,那里才是他的家。

    听到‘草原’二字,阿吉的身体僵了僵,他缓缓的,缓缓的侧过头来,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楚芸蕙,嘴唇嚅动了好半天,这才发出了声音:“是不是从一开始,你就没将我当成朋友?”

    他这话问的莫名其妙,纵使楚芸蕙心思不浅,也难以琢磨其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愣,眼中有着疑惑,生怕自己表达不当,楚芸蕙比划着,缓慢说道:“我从一开始,就是真心与你做朋友,即使到现在,我还是觉得我们是朋友!”

    阿吉的唇瓣勾了勾,眼中的复杂慢慢的变浓,最后像是被墨汁吞并了一般深遂。

    楚芸蕙还从未见过阿吉这么阴晴不定的一面,她定定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阿吉忽的伸出大手,狠狠的掐住了楚芸蕙的脖子,他原本就高大,手亦比常人要大上许多,这么一掐,只要稍稍用力,楚芸蕙的脖子,便能瞬间折断。

    毫无质疑的。

    “阿吉!”遂不及防的,楚芸蕙瞪圆了双眼,看着面前的男子,还是那张熟悉的脸,可隐隐却已经不是记忆中那熟悉的阿吉了。

    她猛然意识到,除了被种下噬心蛊之外,阿吉一定还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阿吉的眼眶也渐渐红了,掐住楚芸蕙脖子的手在颤抖着,颤抖着……终于,在楚芸蕙面色潮红,已是呼吸不过来之际,他猛的松开了手,而后咧嘴一笑:“蕙,你们中原人常说一句话‘防人之心不可无’,你以后得牢牢记住了!”

    原来只是与她开个玩笑罢了。

    楚芸蕙猛的咳嗽着,好半天才顺过一口气来,阿吉上前替她拍着后背,似是喃喃道:“对不起,下手重了!”

    楚芸蕙摇了摇头,装作不以为意:“扯平了!”

    阿吉一愣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楚芸蕙笑:“在牢里,我与你打的那一架,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那一架……他们谁都不能忘,阿吉永远记得,他当时被楚芸蕙耍得团团转,最后将她拿下的时候,却被她眼中那抹清澈的光泽所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,比天上的繁星还美。

    是世间最美好的景色呢!

    点了点头,阿吉突然一把抱住楚芸蕙,在她看不见的地方,偷偷的抹了一把眼角忍不住流出来的泪水:“如果,你能跟我一直在草原,那该多好!”

    他会为她夺下每季的彩头,将向征最勇猛的狼牙送给她。

    为她唱草原最热血的歌,跳草原上最热辣的舞,他相信……她一定会成为草原上最骄傲的女人!

    楚芸蕙失笑,拍了拍阿吉的后背:“明天我便安排人送你回草原,我相信,我们还能在草原上唱歌跳舞!”

    阿吉默默的握着挂在脖子上的狼牙,这是她亲手为他系上的,他紧紧的握着,如同在握着人生的信仰。

    “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