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医路坦途 >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早知道就不应该请这个货
    ,

    “这样不行,这个数据是我们的!”

    “手术是你们做的吗?”

    “材料是我们的!”

    “医院还是我们的呢!”

    数字总院烧伤科的病房门口,四波人站在门口,各方带头的人神色难看的谈判着。

    两拨人是军服外面套着白大褂,另外两拨衬衣外面套着白大褂。

    一波是数字总院的,一波是数字研究院的,还有茶素医院和中庸的。

    本来材料是数字研究院带过来的,可张凡上手术之前让通知了在首都进修的医生过来处理术后问题。

    中庸和数字研究院是合作关系。

    这个高韧性皮肤在临床上一直总是出问题,今天终于遇上一个完美的,而且面积如此之大的。

    这对于材料最后的定性是至关重要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几波人都想亲自处理病号的术后诊疗好收集数据。

    对于大佬来说,几家医院都是合作的。

    数据收集这种小事情无所谓。但对于一线科研狗来说,这个数据就相当重要,谁拿到手,说不定谁就能延伸出重量级的论文来。

    张凡当时喊茶素医院的医生过来,其实也是这个想法,这口烟谁抽不是抽!

    而且,以前茶素医院没资格站在这里和别人下场抢,现在有资格了,张凡肯定会明晃晃的拉偏架。

    最冤枉的就是数字研究院的几个科研狗了,要体量是这四家里面最小的,要老大,也是这四家里面最小的,明明是自己拿来的材料,“你们还讲不讲道理了!”

    可惜,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!

    “张书籍怎么还不回来?”代理班主任一天三个电话给小杨老师。

    代理班主任也是操碎了心了,高研班每年都有,而且每年有好几期。

    但,2月班,校长当班主任的,三年才有一次。

    以前他当代理班主任的时候,其实没有这么费心。甚至可以说比普通进修的班级都省心。

    尤其是上级重点关注的人,自己本身就很优秀。别说他操心了,甚至不用自己说,对方就很上进都很积极。主动学习,积极汇报。

    但,今年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遇上了个奇葩,就说心得体会吧,张凡的这个作业是要拿着汇报给班主任的。

    可,尼玛张凡的作业直接就看不成,文字稚嫩的一塌糊涂不说,最近甚至都开始不按时完成作业了。这几天的作业都是他亲自操刀的。

    尼玛这事都没办法给人说,自己以前操刀,都是什么级别的,这个货是什么级别。

    可没办法,班主任重视这个货啊!

    这也就算了,现在发展到一出了校门,就尼玛一去不复返了。

    班主任亲自交代过的,他不好交差啊。

    张凡的作业,每次都是他亲自批改修改,然后再让张凡照着抄写,现在好了,人都不来了。

    小杨老师也头大。

    上级,他惹不起。自己负责的这个张书籍,怎么看好像也是惹不起啊,在学校的时候还挺好,虽然作业写的不好,最起码是不迟到不早退。

    明明都说好了,完成任务后,立刻回来,当时答应的好好的。

    结果,现在好了,一出校门就变卦,尼玛跑出去就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真的,他心里不光是忧愁,还有嫉妒。

    嫉妒的恨不得和张凡换一换,上级重点关注啊,要是正常人,现在不应该回来好好学习吗?

    张书籍倒好,出去以后别说回来了,打电话都是女秘书接的,一句张院忙就把自己给打发了。

    小杨老师还不敢生气,张凡要是被退学了,上级会不会收拾张凡他不知道,但学校里面的领导肯定要收拾他的。

    “领导,我现在就在数字总院,刚问了,说是张书籍去部里参加什么会议了!”

    “入学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,脱产学习,脱产学习,遇上特殊情况就算了,开会重要还是学习重要?

    你现在去把他找回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小杨老师嘴里坚定的答应着,心里想的是:尼玛武装直升飞机都落在操场上了,你有本事别让飞机进来啊!

    小杨老师急匆匆的又追着去部里了。

    结果,一瞅,小杨老师只能悄悄的跟在队伍的后面,看有没有机会,张书籍能落单!

    “张院,来,来,来,你怎么站在后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各位领导的兵,就应该站在后面!”

    张凡笑呵呵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要不是不跟着来,就要去学校,张凡才不会跟着开什么团拜会。

    张凡谦虚、客气,可一群部里的不能当真啊!

    一堆人,除了步长和四个副部比较矜持以外,其他人对着张凡的时候,感觉根本不是上级单位的领导,而是张凡的下属一样。

    因为按照张凡的这个年纪还有现在的势头,说不定哪天真的能来部里做主啊。

    张凡被人客气的拉到了队伍的前排,直接就略微落后步长半个身位。

    步长等队伍站好,微微转头,“以后来首都了,不要光盯着医院,也多来部里来参加参加部里的活动,以后这一摊子还是要交给你们这一代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还老当益壮的,我这个肩膀可扛不起这么重的担子。领导,不过话说过来了,您要是不偏心的话,我其实也想靠近你。

    可您看看,这都多少年了,您正眼看过我们茶素医院吗?

    听说,年初又有一批公费的进修名额?”

    步长让张凡气的直接转头,然后也不张凡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尼玛不是难为人吗,出国进修的名额,先说这个名额。你们茶素缺吗?伱张黑子想让哪个医院给你名额,哪个医院会不给你?甚至有的医院上赶着给你们,你们都不接受,现在跑来给老子上话!

    还有这些名额都是去年上会讨论后定下来的,这是我一个人能定的事情吗?而且几乎都是各方面都有的,开会前,你茶素医院都不搭理我们,现在你说我们不公平,尼玛有你这样的吗!

    几个副领导,微笑着,甚至好像都没听到一样,而且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把张凡往前请了一下。

    要是别人,肯定会谦虚。

    张凡是什么人,他不在乎这个!

    然后,首都的各大医院站在门口迎接的人,看傻了!

    “张黑子要来部里了?”

    “张黑子要当步长了?”

    “我去,张黑子要当书籍了!”

    “快,赶紧想办法,快,问问茶素医院的院长预定的是谁!”

    都尼玛快成一个争执事件了!

    华国对于这个还是很讲究的。吃饭坐什么位置,谈话坐什么位置,都是有讲究的。就算没有工作人员安排,但参会人员心里都是有数的。

    可张黑子今天就是跑来故意捣乱的,按照正常来说,他被邀请,也只能站在副领导后面,甚至还要站在有些司局领导之后。

    毕竟你不在部里就职。

    但,张凡就站在步长后面,尼玛让你偏心,我就站在这里,看你们怎么办!

    “张院,谢谢,谢谢张院百忙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进入医院,握手的时候,接待领导团拜的领导,嘴里都是发苦的。而且,还特别尴尬,他想赶紧松手,因为张黑子后面有副领导啊!

    尼玛,都是院长,你为啥能这么不要脸呢?上级也没有吹过让张黑子进部的风啊!

    张凡一点都不尴尬,抓着院长的手,“过年了,一线的同志们最辛苦,应该让我们去慰问一下一线的同志们,比如心内科的!”

    安贞的院长脸都绿了,尼玛你这是来慰问的吗?

    尼玛上级怎么这么不靠谱,让这个货来慰问。

    本来就防备不住,今天还以领导身份来,这尼玛上级是不是已经躺平了让张黑子在身上折腾了。

    一边想挣脱张黑子的手,一边看向了领导。意思就是:这是上级的意思吗?要真是上级的意思,我可就躺平了,真带着这个货去一线了!

    步长嘴都气歪了。

    本来,钢厂出事情了,领导很重视。眼看着人都不行了,张黑子出手立功了。

    步长想着也当是一种表扬吧,上级看了也会高兴。

    这才把张凡请来想着让他风光一下,因为这是组织对他的认可。

    这个货倒好,尼玛夹带私货啊!

    说实话,这就是卫生系统的现状,没有枪还是不行啊,各地方的大佬们,其实不怎么重视,更别说害怕了。

    电视里,短暂的医疗新闻被放出来了,虽然不是七点半,一般人也不太操心这个新闻。

    不过医疗系统的同志们就重视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,张黑子站第二个位置了,怎么回事?我看着步长好像嘴有点歪?这是中风了,赶紧让张黑子上来?

    不应该啊,要是真中风了,不应该直接让张黑子带队吗?”

    张凡的大学童鞋们已经疯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,各位,各位,咱张院要当老大了,快,我手机录了新闻,各位快,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微信群里,直接炸锅了。

    一群还在努力拼搏的,别说步长,甚至连主任的位置都不敢表现出来的临床狗们,一下看到自己的同学现在都开始惦记步长了。

    这尼玛,这尼玛,别说嫉妒了,连羡慕都没有了,只剩下崇拜了!

    “我当时就喜欢吃咱步长卖的鸡蛋,格外的香,晚上不吃一颗,都睡不着!步长当年就和我们不一样,我们花着家里的钱在相互攀比的时候,咱步长已经努力自强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热闹的群,一下没了声音!

    接不住了!

    真接不住了!

    “领导,领导,张书籍,他带着队伍团拜呢!我给你录个像,您看一下,有记者,我现在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小杨老师也躺平了,尼玛这种学员,是我能指挥的吗?

    学校里,代理班主任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的学习先暂停一下,大过节的,让大家都休息一下,让老师们也休息一下!”

    没办法啊,他把张凡没办法,只能自己调节了!

    茶素,“你哥一个人在首都,过年过的恓惶,你和你嫂子还有之博都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过节的,他一个人在外面,你们都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办?”邵华有点拿不准了。

    家里,婆婆听说张凡不回来过年,一下就开始惦记她的大儿子了。

    静姝经常说她老娘偏心。

    早先的时候,邵华不相信,还以为小姑子撒娇。

    慢慢的,她真的看出来了,自家的婆婆是真偏心。

    自家的婆婆看着每天都会给静姝打一个电话,从来不会主动给张凡打电话。看着好像自己婆婆更惦记小女儿。

    其实,真心疼的,还是她的大儿子。

    婆婆有时候会骂静姝,也会和自己公公吵架。但从来不说张凡一句,别说批评了,夸的稍微力度小一点,都不行。

    而且一旦遇上张凡说了的,不管自己公公反对不反对,或者静姝愿意不愿意的,自家的婆婆绝对会听张凡的。

    谁反对都没用!

    邵华给张凡发了一个信息,张凡没一会就回了过来,“问问父母,愿意来不,要是愿意,都来!”

    有了张凡的信息,邵华婆婆又站在儿媳这一边,这下好了,全家都准备要去找张凡过年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