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正义的使命 > 正文 第1795章 孰是孰非(下)
    ,

    厉元朗收起手机,廖士雍信步过来,问他:“怎么样?有眉目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厉元朗颔首说道:“冯今夕同意见我们。”

    廖士雍终于长舒一口气,“见面总比躲着好,见面就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其实,罗先宝得原话内容是,在他的劝说下,冯今夕的气已经消掉大半,答应面见省里领导,彰显诚意。

    试想,凌晨一点多钟,冯今夕熬夜等候,足以说明这件事有缓和迹象,等于给宁平省一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但厉元朗没有把话说得太满,万一不成,自己落下埋怨是小事,担心马明安他们松懈下来,误以为万事大吉,做出有损于缓解事态的错误判断。

    果然,一听有戏,正在吃汤团的马明安,直接放下汤匙,擦了擦嘴就想起身前往。

    却被廖士雍劝下,“马书记,我和元朗同志去吧,您在这里坐镇,我们也好有回旋余地,不至于被动。”

    马明安瞬间明白廖士雍的用意。

    他是书记,宁平省的第一责任人。

    假如廖士雍不管用,再由他出面,效果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冯今夕不给廖士雍面子,还能拒绝马明安吗?

    况且,冯今夕毕竟是个商人,哪怕他再有钱,名气再大,终究还要和官员打交道。

    一旦传扬出去,冯今夕先后不给省长和省委书记的面子,就会留下狂傲名声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冯今夕和他的快马集团势必在官员眼里,留下不好相处的诟病。这可不是个好消息,对今后集团发展极为不利。

    所以说,廖士雍考虑周全,以退为进,由他先去,胜算概率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马明安心领神会,嘱咐廖士雍几句,说他会在办公室里等消息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不摆平冯今夕,马明安根本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厉元朗和廖士雍同乘一辆车,方便二人交流。

    根据罗先宝提供地址,冯今夕竟然躲在秀峰山庄。

    真是让人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秀峰山庄就在秀园旁边,风景同样秀丽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私人俱乐部,不对外营业,只接待会员。

    老板莫千愁,外籍人士,在宁平省以及襄安本地都有投资,涵盖商务酒店、豪华邮轮等多个服务性行业。

    不是龙头企业,却在宁平省的商界,占有不可低估的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路上,廖士雍深为不解地说:“别看莫千愁平时不声不响,他本人也很少露面,基本都在国外生活。想不到,他竟然和冯今夕有瓜葛。”

    厉元朗接话道:“也算正常,冯今夕大名鼎鼎,快马集团又是明星企业,想要和他攀上关系的人都得排队。咱们都拿他当个宝,何况商人了。”

    廖士雍挪动一下身体,靠近厉元朗一侧,低声说:“我还是好奇,罗先宝使用什么办法,给咱们争取到见面机会?”

    厉元朗无可奉告的摇了摇头,天知道罗先宝怎样说服冯今夕的。

    别说廖士雍不可思议,厉元朗也是满脑子问号。

    他感觉罗先宝的出现太过突兀,难道仅仅还妹妹一个人情那么简单?

    不真实,太不真实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红旗车开到秀峰山庄大门口。

    由于事先有过联系,大门敞开,毫无阻拦的长驱直入,一直开到一座二层建筑物的门廊处。

    秀峰山庄的副总经理,携助手在此恭候。

    廖士雍、厉元朗纷纷下车。

    这位看上去三十多岁,长相貌美、颇有气质的女人,跨前一步,举止得体的向廖士雍打起招呼。

    握手过后,女人又伸手对厉元朗说:“厉副书记,您好,我叫柳月雅,见到您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厉元朗点头回应,“柳副总客气。”

    即便只是轻轻一握,厉元朗明显感觉出柳月雅的手,柔软细嫩,好似绸缎一般。

    柳月雅亲自引领廖士雍和厉元朗,走在铺着松软地毯的楼梯,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在左侧最里面的房间门口,柳月雅敲了敲门,征得同意后,侧身开门,恭请两位领导走进去。

    房间宽敞明亮,仿欧式装修,仿佛走进宫殿的感觉。

    冯今夕本来坐着,一见廖士雍厉元朗进来,急忙笑脸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这次没有托大,紧走几步来到二人面前,互致寒喧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柳月雅始终陪笑,等到众人打过招呼,便识趣的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这是厉元朗第一次和这位气质不凡的柳副总打交道。

    总体感觉她优雅得体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独特味道。

    要说厉元朗见多识广,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。

    可柳月雅能够给他留下深刻印象,说明此女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落座后,廖士雍主动提及程思伟挨打一事,首先代表省委省政府,向冯今夕和快马集团深表歉意,向受伤的程思伟等人表示慰问。

    同时表态,省委省政府将对打人者严肃处理,坚决杜绝此类事情不再发生。

    冯今夕扶了扶眼镜框,感慨说:“看得出,廖省长和厉副书记漏夜来此拜访,诚意满满。程副总不过是个案,不能否定宁平省的治安环境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集团都认为,在这件事的处理上,宁平省委和省政府反应迅速,公正透明,充分体现你们对待我们的真诚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经集团研究决定,继续我们接下来的考察行程,争取得到我们双方全都满意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廖士雍的脸上顿时显现出惊喜神色,不过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该说的话说完了,想要得到的也得到了,廖士雍以时间不早为由,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冯今夕亲自送他们到门口,临别时,在与厉元朗握手当中,他竟然用了一点力道,这让厉元朗十分费解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这是一种传递特殊意义的信号。

    或许和罗先宝有关?

    厉元朗只能靠猜了。

    突然发生的这件意外插曲,最终结果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马明安兴奋异常,专门召唤厉元朗单独说话。

    “元朗,你立了大功。说实话,程思伟被打一事,特别冯今夕躲着不见我们,我心慌长草,真没底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促成冯今夕来宁平,之前我和廖省长做了不少工作,他点头同意,我甚至激动得一晚上都没睡好觉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把即将泡汤的这次合作,从悬崖边上拉回来,这里没有酒,我真该好好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们以茶代酒,感谢你没让大家的努力付之东流。”

    厉元朗随着马明安举起茶杯,谦虚说:“马书记过奖。能为宁平省贡献微薄之力,是我的分内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这杯茶不应该敬我。要敬的话,一起预祝我们能够和快马集团合作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好,借你吉言,一定成功!”

    回家时,已是清晨五点了。

    担心打搅妻子休息,厉元朗干脆在书房睡下。

    醒来时,却发现身上盖着一条毯子。

    和煦的阳光照射进来,直刺双眼。

    厉元朗缓缓坐起,脑袋还晕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一看时间,都快晌午了。

    口干舌燥,正打算出去找水喝,白晴推门进来,手里端着一杯白水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。”说着,把水杯递过去。

    厉元朗几大口喝光,看着妻子叠毯子,厉元朗便问她,“你熟不熟悉罗先宝?”

    白晴干活的手停下,想了想反问:“你怎么想着打听他了?”

    厉元朗长话短说,把昨晚发生的前后经过,大致告诉给白晴听。

    “罗先宝嘛……”白晴略作停顿,很有深意的说道:“他的来历很普通,出身既不高贵,也没有红色血统,但是他的作用却很突出,在京城子弟中,有一定影响力。”

    这些不新鲜,厉元朗早有耳闻。

    于是道出心中最大谜团,既然如妻子所说,罗先宝亮点不大,但冯今夕为何会给他面子,对于程思伟挨打一事过往不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