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地煞七十二变 > 正文 第六十二章 解冤仇(上)
    ,

    白雾森森,月冷冷照人。

    城南。

    兴善坊。

    何家大宅。

    鬼火惨惨,哭声阵阵,骇得左邻右舍提心吊胆、不敢入睡——这座老宅又在作祟!

    可若有人能登上阁楼细看细听。

    那鬼火里好似透着暖光,哭声中分明夹杂欢嚣。

    奈何凡人哪敢逾越界限窥探幽冥,也只有那夜里来无踪去无影的猫儿能自在地投入雾锁的夜晚,越过斑驳的高墙,穿过萧瑟的庭院,登上破败的屋檐,通过瓦间的缝隙,瞧见大门紧锁的正堂里……

    熊熊薪火架起大锅,奶白浓汤里翻滚着煮得软烂的羊肉。

    浓浓肉香混着熏熏酒气四下弥漫。

    一场宴会正在举行。

    宴上宾客满座,有的劲装短打,有的青面披发,人耶?鬼耶?实分不清。

    “却说那时,二爷单枪匹马闯到了邸店门前,好比那赵子龙独闯长坂坡。被褐衣帮的人马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,要是眼珠子里的火能点着,怕是能把富贵坊再烧它一次!”

    嘈杂中,一个声音格外洪亮,却是白杨儿。

    他叉腰咱在堂下,口若悬河。

    “可咱们二爷是何等的人物?天不收!岂是这点儿场面能唬住的?当时就骂那老逼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!胡说甚?”

    上首的主位摆着最好的酒、最细嫩的肉,却空置下来,罗勇坐在次席,掷下半只烧鸡,佯怒呵斥。

    “华老是十三家的座上宾,是你能骂的么?”

    “谢二爷赏。”白杨儿抬手接住,痛快啃上一口,嬉皮笑脸,“华老当然是大人物,就是多事。法王爷爷看上你的地儿,给了便是,偏生不识抬举,倒还连累整个富贵坊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屋顶上一通响动,杂着嗷嗷的猫叫,有些扫兴。

    他嘟嚷了声“长毛贼”,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也好,那坊里尽是外来的流民,没规矩的穷鬼,贱如草的东西,合该拿来给咱们擦靴子!可那华老硬是要拉一把、拽一把。如今好了,一把火烧了个精光,贱玩意儿又掉回了泥巴里,过些天,只消抓几把米面,保管能换来个精壮男女。有缘的供给法王爷爷,没缘的便转手给刘巧婆,卖到船上去。”

    底下起哄:“若是漂亮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贱民里哪儿来美人?”他板着脸嗤之以鼻,又很快挤眉弄眼,“可若有勉强入眼的,尽管收进房里,耍弄腻了,卖到迎潮坊,那里窑子惯作水手的生意,不定某天,还能亲友重逢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得兴起,屋顶上愈发闹腾,似有群猫打架,刺耳厉叫不绝,搅得零散碎瓦掉落,险些落尽大锅里。

    这下不说白杨儿,罗勇也是不悦。

    他向下唤道:“黑豨,出去叫外头的兄弟做事仔细些。”

    宴席末座近门处,一个醉醺醺的粗汉含混应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恼人的猫叫声消失了。

    宴席有欢闹起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

    那叫黑豨的粗汉也去而复返,似乎酒劲儿上了头,走不动道,多了一人搀着他进门。

    好像怕门外的冷气冲散了屋内的热闹。

    不待屋里人反应,迅速掩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彼时。

    白杨儿还在夸夸其谈。

    说的是,清波门外有户殷实人家养着个漂亮小娘,他如何设计,如何逼迫,如何诱骗,让其满门上吊,以为人死账消、一了百了,然后请来鬼神摄走女子魂魄,献给法王填充后宫,自个儿则卷走其家产,如此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他说起来志得意满,宾客们听得大声叫好。一时,没人顾得进门的两人。

    搀扶黑豨进门的新人楞了稍许,竟利索地抛下同伴,由得那醉鬼面顶墙壁似倒非倒立在门侧光照晦暗处,自个儿学着其他宾客,解了兵刃,脱下斗笠,披着蓑衣,坐上黑豨空下的席位,半卷起脸上的葛布面具,抓起酒肉胡吃海塞。

    斗笠、蓑衣、兵器、面具,这套行头可说古怪,可在钱唐,尤其是夜晚的钱唐,却并不稀奇。

    本地拜神的多,想做神的也多。

    一些个“新神”初出茅庐,没能耐凝聚或威猛或狰狞的法身,就弄些奇异夸张的行头,装模作样,骗人敬畏,以求香火。

    这蓑衣人脸上面具——一张破布用劣质颜料勾勒古怪五官——正是些喧腾鬼、回禄鬼的惯爱。

    他的兵刃,一口看来很是沉重的长剑,多半是木头做的,表面涂了层漆料而已。

    再加之今夜赴宴的人员颇杂,没引来什么瞩目。

    只有邻座的汉子。

    肤色黝黑,满面风霜。

    他本是一股小海盗团伙的头头,近来闻见海上风浪骤大,见势不妙,洗手上岸,又听闻上一个上岸的海上豪杰被鬼神吞吃干净,便立马寻了背后是窟窿城的罗勇来拜码头。

    可不受待见,被排在末座。

    正闷气,瞧见蓑衣人的吃相——连撕带咬又凶又恶,却极仔细,连骨缝里一丝肉芽都不肯放过。

    让他想起出海前在流匪中厮混的时候,在作战的空隙间,坐在尸体上啃干饼子也是这副模样。至于为何不讲究用餐环境,当贼么,不填饱肚子,怎好继续杀人?

    总之,他看得亲切,正要搭话,却瞧蓑衣下钻出个圆滚滚的黑猫,探着爪子去捞盘子里的羊肉。

    惊道:

    “撵个猫咋么还撵进屋里来了?”

    蓑衣人撕了块肉给猫儿,埋头苦干并不回话。

    “兄弟莫非是近来有名的猫儿神?”

    蓑衣人灌了几口酒,撕了只鸡腿,把骨头嚼得“咔嚓”作响。

    “某乃海猴子杜三通,阁下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蓑衣人操起两支带骨羊排,左右开弓。

    “你这厮莫非是个聋的!”

    杜三通气急,碍于初来乍到,不敢发作,一杯杯灌进闷酒,暗忖潮义信这帮鼠辈狗眼看人,竟然怠慢豪杰,纵使攀上高枝,也还是些地痞无赖,早晚横死!

    那罗勇如此,这蓑衣人如此,还有那黑豨……

    念及,抽眼一瞧。

    脸上愤懑顿住——黑豨兴许是醉狠了,以面撑墙,身子抖擞不休,不住有液体从裆裤滴落。

    杜三通嘿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这鸟人!”故意拍案大笑,“怎的寻错了茅坑?”

    这一闹,把全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罗勇顿觉面上无光,呵斥了几声,那粗汉却抖擞得更厉害,一声也不见回应。

    白杨儿知趣,连忙大步过去,喷吐酒气,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猪猡儿,喝了几两黄汤,便管不住尿泡啦?”

    扣住粗汉的肩膀,将他硬扳转身。

    “连二爷的话都……”

    话声戛然。

    转过身来的粗汉青着脸,白着嘴,两眼直直努着,双手死死捂住脖颈,却遮不住底下皮肉外翻的狰狞豁口,血液泊泊自指缝溢出,浸透了衣衫而后淅沥滴落……

    角落昏暗,方才远远没看清,眼下抵近才惊觉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漏出来的尿,分明是捂不住的血!

    一点儿醉意顿飞云外,白杨儿惊骇缩手,黑豨便没了搀扶,身子或说尸体无力倒在门扉上。

    嘎吱~

    房门被尸体带开。

    门外萧瑟的庭院接驳入门内热闹的酒席,熏熏暖意冲散,席上主客尽皆心头一冷。

    不是因着天上冷月、地上霜雾,而是因着——树上悬挂着半截被腰斩的尸骸,光洁的断口散逸黑气,断尸形体渐渐虚幻;端坐在门廊下的无头尸,手上酒碗未洒,身下已然积血成泊……

    如此,死去的活人或再死一次的死人的尸骸十数具,散布在庭院各处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罗勇特意布下的明哨暗哨,有手段狠辣的好手也有身具神通的鬼神,却一个不拉地被揪了出来,悄无声息地被杀死在了一门之隔的庭院里。

    那凶手……

    宴席末座的角落。

    杜三通停下了酒杯。

    蓑衣人啃净了羊肉。

    无声中。

    两者的目光悄然汇聚在共用矮桌中间,那里放着一把切肉刀。

    巴掌长,刀口磨得极利,可以杀人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寂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杜三通飞快掷出了手中酒杯,教蓑衣人闪身一躲,滞迟半拍,抢先一步摸着了腻滑的刀柄,却没待他脸上浮出喜色。

    哆!

    一支茬口尖利的羊骨狠狠狠狠落下,订穿了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剧痛立叫他五官扭曲。

    可此际,哪顾喊痛,连忙尖叫道: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慢什么?

    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概因,蓑衣人手中另一支羊骨已然贯入他的脖颈,未脱口的话语伴着热血从吮空骨髓的骨腔中“咻咻”喷溅。

    杜三通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缓缓倒下,另一边的邻座这才惊醒,忙不迭去抓搁在身后的兵刃。

    蓑衣人抄起盘子将其砸翻,伸手去拿切肉刀。

    还没挨着。

    突然缩手,再一撤身。

    便有厉风贴着斗笠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矮桌应声而断。

    却是白杨儿趁机抢过长剑劈头砍来。

    矮桌用料厚实,能一剑劈断,那长剑当然也不是众人猜想的假货。

    非但不假,甚至分量比看来更加沉重。

    白杨儿匆忙只顾抢劈,剑刃落下,却因沉重,难以横剑追扫。

    蓑衣人抓住时机,弹身而起,抢到白杨儿跟前,一手抓住剑锷夺刃,一手竖掌为刀击向对方手腕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这是骨裂的脆响。

    要在钱唐街面上混出头,狠字当先,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。

    这剧痛竟反倒激起白杨儿的蛮性,他紧握剑柄愈发死力,无视剧痛,拼命把剑往自个儿方向扯。

    却不料。

    蓑衣人手腕突兀一翻,转拽为推,借着白杨儿的拉扯,倒把剑首化作一柄小锤,往对方咽喉迅猛送去。

    触不及防,白杨儿只勉强含起下巴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先是一痛,继而满嘴塞入铁锈味儿,头骨剧颤晃得两眼发昏,脑浆像是煮沸的肉汤翻腾不休,教人恨不得立刻兜头睡去。

    然而,不能晕。

    他用尽最后神志咬住舌尖。

    再度清醒。

    发觉自个儿已松了剑柄,又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遭了。

    惊惶抬头。

    刺入眼中的是蓑衣人挥起的一道潋滟冷光。

    白杨儿踉跄几下,不可置信地垂下头,

    胸腹处,一道狰狞的豁口下,隐约见着颤动的内脏。

    他怔怔要去捂。

    剧痛迟来,霎时攫去了所有的气力。

    身子晃了晃,终于又踉跄几步,无力伏倒在了堂子中间那口大锅的锅沿上。

    脏器与血水顺着豁口垂入沸腾翻滚的肉汤,顿有血沫冒出锅沿,扑入火中。

    “呲呲”声响里。

    火光骤然一高,映得堂下各色面孔赤红一片。

    喵嗷~

    黑猫似被火光所惊,发出凄鸣,叼着一块带骨羊肉,蹿出门去。

    在场的汉子们这才惊醒,翻腾声、惊喝声、怒骂声……一时纷乱。

    蓑衣人并不搭理,只守住大门,挑起一把酒壶,昂首牛饮。

    待他一口饮尽,又重重擂了两下胸口。

    堂中混乱已然平息,汉子们个个操持起兵刃,冷冷逼视。

    被拱卫在中心的罗勇一把推开手下,拿过一把朴刀,跳下堂前。

    先皱眉瞥了一眼那白杨儿,他还没死透,喉咙里“嗬嗬”有声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一锅好肉。”

    他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法王爷爷立庙在即,我在这宅子设宴好些日,便是等有那不甘心的狗急跳墙,没想许多日,有种的只你一个!”

    又上下打量几眼蓑衣人。

    无声杀人又孤身入席,诚然是个有本事有胆气的豪杰,可在场的有胆子有本事的又岂止一个?

    终究双拳难敌四手。

    豪杰?

    也是会死的!

    罗勇狞笑着扯下披在身上的短衫,露出一身坚实的筋肉。

    “你倒生着一副好胆,等我剥取下来,看看能顶几斤好肉!”

    蓑衣人的回应很简单。

    他丢开酒壶。

    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锁上了门闩。

    在双方对峙的中间,白杨儿在五脏被烫煮的剧痛折磨中作出了最后的挣扎,锅口因此斜倒,滚烫汤水扑出浇灭了熊熊薪火。

    嗤~

    堂中顿时昏暗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紧闭的房门前。

    猫儿挑了粗汉的尸体做餐盘,碧绿的双眸似暗夜里的明星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它时而低头享受羊肉肥美的膏脂,时而抬头张望。

    尖尖的耳朵一颤一颤。

    屋内昏暗的光将许多模糊的影子投映在门扉的窗纸上,像一出杂乱的皮影戏。而激烈的种种兵器交击声、人的怒骂哀嚎声、物件破裂声、烛台翻倒声便成了最好的配音。

    当猫儿吃了好肉,开始专心对付骨头。

    屋内愈发昏暗,窗纸上只剩朦朦一层微亮。

    声音也少了激烈,还多了不同的声响。哭诉声、爬行声、指甲划过木门的抓挠声以及血液泼洒声。

    而当猫儿啃净骨头,开始梳理胡须。

    屋内已然一片黑暗,房间里只剩下些个喉咙里的嗬嗬声,嘴里包了水似的含混话语声,还有细线般断续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都很微弱,但聚集起来,恰似夏夜虫子的合鸣,扰人清梦。

    好在,另一个声音及时加入进来。

    卟,这是利刃刺入肉体声。

    呲,这是血液向外喷溅声。

    每“卟呲”一下,“虫鸣”就衰减一分。

    如此。

    卟呲。

    卟呲。

    卟呲。

    屋里渐渐安静,安静得好似庭院里贴着地砖浮动的霜雾。

    猫儿突然竖起耳朵,抖动几下,然后藏起了星子一样的眸子,跃上屋檐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门扉的窗纸上慢慢显出光亮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蓑衣人拨亮柴火。

    光芒慢慢扩散。

    照亮了满地的血污,遍布的尸骸,以及面色惨白的罗勇。

    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躺在血泊里,头枕着不晓得属于哪个的半截残躯,四肢都折成三折,脸上冷汗淋漓,偏偏把牙关绷紧了,一丝儿痛也不漏出来。

    但当蓑衣人丢下柴火,起身到了角落的屠宰桌前,上头摆放着种种刀具。

    切肉的,剔骨的,大小不一。

    罗勇终于变色。

    “好汉!”他的嗓子打着颤,“你的能耐,我罗勇服了!要钱,要名声,双手奉上。却要晓得我兄长是法王认下的子侄,你若杀我,便是杀法王儿孙,定与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蓑衣人不为所动,仔细挑出把剥皮小刀,脚步轻快走向罗勇。

    教他话语愈加急切,吐字太快以致含混。

    “等等!好汉!大爷!有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事而来?”

    “东瓦子的曲定春?”

    “文殊坊的阮家?”

    “姓范的木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一连吐出许多名字,得到的只有蓑衣人一贯的沉默。

    直到。

    “富贵坊?”

    蓑衣人步子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富贵坊!”罗勇大喜,带着哭腔叫唤起来,“误会!全是误会啊!我们是想放火,却只打算点几个烂棚子,吓唬吓唬穷……父老,谁想起了一阵妖风……对!妖风!平白无故哪来如此厉害的风,定是有旁人作祟,有人作祟啊!”

    他的哀求没能阻止剥皮小刀点点逼近。

    罗勇彻底哭出了声,眼泪鼻涕淌了一脸。

    他绰号“天不收”,无非是说其言行嚣张跋扈,早该横死,却几番死里逃生,这是老天爷也收不走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顶着这样的名号,在生死关头竟表现得像一只老鼠。

    着实可笑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怯懦。

    在方才,自个儿被折断四肢无法动弹,生生看着、听着同伴一个个被宰杀,却如何能一声不吭呢?

    罗勇犹自在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他面朝着蓑衣人,目光却聚焦在其身后。

    门扉无声打开小缝,渗进来质感如砂砾般的灰烟,它在空气中蜿蜒、伸展,而后凝结成两支好似人的手臂又似昆虫节肢的钩刃。

    静静地、悄悄地、没有一丝声息地从身后要将蓑衣人拥住。

    有风渗入屋内,拉扯火焰摇动光影,大堂最上首空置的主位案桌翻倒,一卷名为《十方威德法王总摄凶煞百鬼真经》的经书由之打开,风翻动扉页。

    在某页称颂鬼王座下一位使者处停住。

    恶魇使者。

    有形无质,随风入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