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顶级赘婿 >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血煞再现
    主持人看到这一幕,立即宣布道。

    “我宣布,胜者景山选手!让我们再次恭喜景山选手晋级成功!”

    赛场上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,观众们的脸上满是激动和敬佩。

    他们见证了一场不平凡的对决,贺景山以弱胜强,展现了他非凡的剑技和智慧。

    贺景山收剑站立,他的眼神平静,却又难掩内心的喜悦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,但从他紧握的剑柄中可以感受到他此刻的自豪和满足。

    观战席上,秦峰、冷天涯和冷峻三人也为贺景山的胜利鼓掌。

    他们的脸上洋溢着笑意,特别是秦峰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剑法被贺景山如此精彩地施展。

    内心除了惊讶还有一份难以言喻的兴奋。

    贺景山刚刚走下赛场,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,宣布接下来的比赛。

    “下一场,是晋级赛!蒲媛媛选手,对战滕飞选手!”

    当他听到蒲媛媛这个名字时,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抬头望向了赛场,见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,感叹了一句,这才走向观赛场。

    秦峰注意到贺景山的反应,好奇地凑过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蒲媛媛到底是不是你师妹?”他的声音中带有一丝调侃。

    贺景山摇了摇头,眼神复杂地望向赛场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看着不太像,但是名字也太像了点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份疑惑。

    秦峰笑了笑,轻松地说道:“那一会儿她出手的时候,你要看仔细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冷天涯好奇地探头过来,天真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们在聊什么?景山的什么?情人吗?”她的问题直接而纯真。

    贺景山听到这话顿时脸红了,尴尬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秦峰见状笑道:“天涯,小孩子别乱打听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戏谑。

    冷天涯吐了吐舌头,不再追问。这时,蒲媛媛和滕飞已经上了赛场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用剑的高手,比赛一开始就陷入了激烈的对决。

    蒲媛媛的剑法细腻而灵动,每一招都仿佛带着风的声音,轻盈而不失锋利。

    滕飞的剑法则更为刚猛,每一剑都重若千钧,力求直接压制对手。

    两人的剑法风格迥异,却又不失匹配,使得比赛看起来异常精彩。

    场上,蒲媛媛的剑光如水,波光粼粼,每一次挥剑都似乎在空气中留下了水的轨迹。

    滕飞则如同烈火,每一剑都充满了炽热的气息,试图将对手的冷静溶解。

    两人的对决,宛如水火交融,既有激烈的碰撞,又有奇妙的和谐。

    每一次交手,都会引来观众席上一阵阵惊叹声。

    蒲媛媛在对抗滕飞的猛烈攻势时,不仅没有被压制。

    反而以柔和的剑法找到了对方的破绽,使得滕飞的攻击多次落空。

    她的剑法中蕴含着深邃的内力,每一次剑招虽然看似轻柔。

    却能在关键时刻爆发出惊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滕飞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,他的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努力调整自己的剑法,试图找到突破口。

    他的剑速变得更快,力图以速度取胜。

    但蒲媛媛似乎总能预判到他的动作,以恰到好处的方式回应。

    尽管蒲媛媛在比赛初期展现出了令人惊叹的剑技。

   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的境界不如滕飞的差距开始显露。

    比赛场上,滕飞的攻势愈发猛烈。

    每一次剑招都带着压倒性的力量,试图彻底击溃蒲媛媛的防御。

    蒲媛媛尽管努力闪避和反击,但面对滕飞如潮水般的攻势,她显得越来越吃力。

    每一次剑招交接,她都能感受到对方剑气的凌厉,使她不得不更加谨慎地应对。

    滕飞见状,不无关切地开口道:“你还是认输吧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受伤了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虽然平静,但在比赛的激烈氛围中,却带着一种无形的压力。

    蒲媛媛听后,面露微笑,眼中闪过一丝倔强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该认输的是你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在赛场上却异常清晰,透露出她不愿轻言放弃的决心。

    随后的比赛,蒲媛媛似乎被逼到了绝境。

    她的剑法开始带着一种奇特的节奏,每一次出剑都似乎蕴含着某种不祥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种变化让在场的观众感到一丝不安,同时也引起了滕飞的警觉。

    蒲媛媛的剑招逐渐变得不可预测,她似乎在寻找着突破的机会。

    每一次剑招,虽然看似简单,却隐藏着深意,使滕飞的攻势在某些瞬间显得略显笨拙。

    在一次精心设计的交锋中,蒲媛媛突然发力,她的剑尖在空中划出一道奇异的弧线,直指滕飞的破绽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的剑法不再只是防守,而是变得异常锋利,仿佛要在一瞬间扭转战局。

    滕飞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,他的剑法虽然强大。

    但面对蒲媛媛这种变化莫测的攻势,不得不加以重视。

    他的剑招变得更加谨慎,试图寻找对手的弱点。

    赛场上,两人的剑光交织,剑气激荡,形成了一场视觉和心灵的盛宴。

    蒲媛媛的每一次攻击都充满了决心,而滕飞则在寻找着反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随着比赛进入高潮,蒲媛媛的剑法越发犀利。

    她的每一招都充满了攻击性,迫使滕飞不得不更加专注于防守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原本处于优势的滕飞开始感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他的眉头紧锁,面对蒲媛媛的猛烈攻势,不得不寻求更有效的应对策略。

    蒲媛媛的表情变得异常专注,她仿佛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手中的剑上。

    每一次出剑,都带着一种决绝的美感。

    她的身影在赛场上舞动,如同穿梭在风中的蝴蝶,既优雅又致命。

    滕飞显然感觉到了蒲媛媛身上的气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皱紧了眉头,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气息好像开始变了,你这什么剑术?这么诡异?”

    但蒲媛媛似乎并未听到他的质疑,依旧全神贯注于攻击。

    她的神色越发冷漠,每一招都锋利无匹,似乎要将一切阻碍斩断。

    滕飞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,他试图用言语打破蒲媛媛的冷静。

    “喂,这只是一场比赛,用得着这么拼命?”

    但蒲媛媛对他的话充耳不闻,她的攻势更加凌厉。

    仿佛要将所有的情绪都转化为剑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时,观众席上的贺景山突然注意到蒲媛媛身上有着一股红色的气息缭绕,他的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是血煞?”

    旁边的秦峰也皱起了眉头,那股红色的气息与他们所知的血煞极为相似。

    但在这种情况下还难以做出确切的判断。

    随后,滕飞忽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的剑法突破了以往的极限,展现出了剑圣巅峰的实力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的攻击如狂风暴雨般席卷向蒲媛媛,

    最终一剑击中她的要害,将她直接打飞,她的身影几乎要掉出赛场。

    就在这关键时刻,蒲媛媛的身体忽然在半空中诡异地停滞。

    随后,她身上的红色气息开始凝聚,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红色怪物。

    那股气息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和恐怖的杀意。

    这一变化让在场的许多观众都感到了恐惧,甚至有人发出了尖叫声。

    蒲媛媛此时的面容已经完全变了样,她原本的容貌被红色的怪物取代。

    两只巨大的眼睛发出血红的光芒,她的剑也变得更加巨大和恐怖,仿佛要吞噬一切。

    滕飞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显得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努力稳住身形,将剑指向蒲媛媛,试图找到击败她的方法。

    然而,蒲媛媛变成的血煞怪物攻势更加狂暴。

    每一次攻击都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量,让滕飞陷入了极度的危机之中。

    赛场上,两人的战斗变得异常激烈,蒲媛媛的攻击充满了不可预测的危险。

    而滕飞则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和经验,努力抵抗。

    整个赛场被这场殊死搏斗的气氛所笼罩。

    观众们既惊恐又充满了好奇,他们想要看到这场战斗的最终结果。

    在这种紧张而恐怖的气氛中,蒲媛媛和滕飞的战斗持续着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血煞!”贺景山道。“不行,这样下去的话,她的意志都会被吞灭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好像很想赢这场比赛,就跟你们之前一样。”冷天涯说道。

    贺景山握紧了拳头,看向秦峰:“秦先生,出手吧,帮她解脱。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她是你的师妹?”秦峰问。“就算是好了,现在我出手,这场比赛就不作数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要是判定她输了,她会恨你的。”

    贺景山道:“我无妨!说真的,现在她的气息,我很肯定,就是圆圆,我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肯定有什么理由,不管是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输了比赛,恨我,都比她死了好。”

    “她身上血煞比我和杜风他们之前那样的都要浓烈啊!”

    秦峰嗯了一声:“既然你这样说,我可以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再等一下,你看看,她好像也在竭力控制,至少现在还没攻击选手以外的人。”

    贺景山这才仔细去看。

    果然,蒲媛媛虽然对滕飞下死手,但确实没有狂暴到去对付其他人。

    也许,能再等一下。